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期货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期货新闻 > 文章

期货主力操控真相

时间:2020-04-26 15:27:4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什么是老千?骗子或是诈骗钱财的人叫老千。传说清朝时,有一秀才进京赶考,途遇强盗,财物被抢劫一空,秀才一筹莫展,万般无奈中决定凭一个“骗”字图下侥幸,于是秀才前往县府求见县官,自称乃京城某大员之亲戚,奉诏进京赴任要职,路过此地不幸遇盗,要求从速派兵追捕,取回失物,以便早日觐见皇上,县官听后不敢怠慢,一面派兵搜捕一面摆酒为秀才压惊,待为上宾,唯恐招待不周。秀才诡计得逞,便软硬兼施,限期破案,县官为了巴结,遂对秀才大献殷勤,奉上财物,赠与秀才进京。那秀才略施小计就骗得诸多钱财,遂看破世情无心功名,于是聚集一班落第同年,专门在这“骗”字上下功夫,骗人钱财,此秀才总共作案千次,故称“老千”,从此以后,世代相传,后世便奉之为开山祖师,尊为第一代“老千”。

也许一说老千很多朋友就会想起拉斯维加斯,想起澳门,但是中国的最大老千到底在哪里呢?是在期货市场上,说这句话的不是我,而是一位资深的投资者,面对中国资本市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骗局,一些资深投资人士感到非常气愤,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确实走到了十字路口之上,面对市场的种种问题,我和一位投资场上的资深高手进行了一次长谈,向他询问了很多关于期货市场的问题,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期货市场的欺诈手段和一些黑暗面。

下面是我和古梵先生(为其笔名)关于期货市场问题的谈话记录,以下文字在我精心撰写后已经过他的审阅及认可才予以发表。

馨:关于期货市场严重偏离市场的问题,其实我也写过很多文章,但是更深入的问题,还需要和你们这些资深的人士做进一步探讨和交流,让投资者和我能有更深刻的认识。

古:你有些谦虚了,其实我们之间的谈话大可以坦诚一些,你的文章我看过很多,总体来说讲得已经相对比较透彻了,但是还有一些操纵的细节你可能不十分清楚,我看过你的《不要喝农民的血长大》这篇文章,我觉得很多问题都说在重点上。其实中粮等机构联手操纵期货市场的行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们现在的操纵行为几乎是摆在桌面上的,但是没有人管,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这里牵涉了种种利益问题,关于这些利益问题我会逐步展开和你聊聊。

馨:你把这些负面问题搬出来,难道不怕他们说你诽谤或者找你打官司吗?

古:其实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只要是做过一段时间期货的人,一听就明白,只是很多人不明就里,搞不清楚这些机构到底是如何做庄、如何洗牌、如何发牌、如何放托、如何发言、如何欺诈、如何设好种种圈套乃至最后强行吃掉对手。

期庄现在的手法可以说是彻头彻底地一个出老千的过程,手段卑鄙而毒辣,为图暴利无所不用其极,当我把这些手段展开来谈以后,事实胜于雄辩,如果他们要和我打官司的话,我很高兴奉陪,你也可以把我的真实姓名告诉他们,我很愿意和他们对簿公堂,让社会更多的人了解到现在中国期货市场里的黑暗面。

馨:我知道你在期货市场中赚了不少钱,你为什么还会敢于说出这些问题?

古:期货市场里不可能没有资金的角逐,有资金角逐很正常,但是如果一些机构既可以利用国家政策和左右国家政策,又可以利用权利通过进出口掌握现货,还可以用国家的巨额资金掠杀期货上的对手,更可以将期货价格恶性拉高和砸低远远超越市场的承受能力,彻底扭曲市场价格,这种行为就彻底地违背了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严重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损害了市场,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就期货市场目前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损害来看,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很多人都不太清楚,我们的期货市场目前几乎成为中国经济的杀手,如果这样的期货市场不整顿,国家会出大问题,实际上已经出了很多重大的问题了,当一些机构,尤其是国有机构在市场的种种行为先后突破了道德界限、市场公平的原则,游戏的规则乃至最后突破法律法规界限的时候,这些行为却得不到制止,那么这个资本市场的错误倾向就太严重了,如果这些错误的乃至违法的行为再不得到有效的治理,中国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投资者更不会有出路,中国的期货市场就彻底沦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盘中餐,成为这些集团开的大赌场,涨跌由他们任意操纵,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所以总要有人出来说真话。

馨:从期货市场来看到底出了哪些问题,你能说具体一点吗,我认为批评任何一种现象和问题都应该是有理有据的,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古:问题从小的范围来说,就是投机过度,形成某些商品的价值扭曲,由于期货的杠杆比较大,很多大资金为获得巨额利润往往会将对手绞杀到底,手段极其残酷,由于缺乏对过度投机的管理,所以现在的期货波动越来越大,大得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这点从去年的通胀到经济危机中商品的价格表现来看就显得非常清晰。

先不要说铜、钢材等商品的大问题,我用锌来举个例子,锌期货上市不久,2007年5月,锌指数的价格最高达到35654元/吨,其后一路下滑,经历了1年多的大幅度下跌,于2008年12月达到8400元的最低价,如此大的跌幅形成的重要原因就是恶性投机,造成了锌上市时期的恶性拉高和后来的恶性抛空,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如此巨大的价格跨度,试问一下从锌矿采掘、冶炼、生产、销售、以及所有以锌为原材料生产的企业如何能正常生产和运转?今天生产出来的东西下个月甚至明天都不知道它的价格是多少,暴跌连连,企业的生产活动完全陷入被动和茫然,企业感到彷徨、压抑、无出路,而造成这些问题的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市场的恶性投机,尤其是期货市场上恶性投机造成的。

这种例子太多了,几乎每个上市的期货品种大都是这种情况,铜、钢材、大豆、豆油、白糖、棉花、PTA等都是恶炒的例子,过度地拉高,过度的下跌,巨幅的波动带来期货恶庄的暴利,所以期货品种的恶性炒作越来越扩大化,也必将带来整体经济的错位,期货恶庄以这些商品为龙头,引导了整个市场的商品都在无序的波动,市场的价格已经不是由供求关系来定位,而是由高度投机的价格定位,市场的价格无序动荡,造成国民经济的紊乱,所以从大的范围来说,我们国家的经济面临着极危险的状态,一旦价格体系反复错乱,市场长时间失去价格平衡机制,必然造成所有行业和企业间无序地运行,那么危机就会一触即发,而一旦产生危机,恢复起来所要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以小见大,我们看到从单一商品到整体商品市场的价格体系被不断的投机因素击破,整体市场总是在动荡不安中生存,这种局面发展下去,危机是必然要出现的,按目前的趋势来看不用超过2年,中国经济将会出现大危机,这就是恶性炒作的结果。

馨:这些期货上的庄家是如何恶炒商品的,你能具体讲解下这些期庄的操纵过程和手段吗?也让我们对这些过程和手段能有更清楚的了解。

古:现在的期货庄家不仅战术高超,还可以说是集团化、国际化、资本化、现代化、战略化等,期货市场等于是一些所谓的市场精英和玩弄资本的高手操控的游戏,他们充分利用国家政策的漏洞,并善于引导政策,同时利用资本实力采用种种战略战术在资本市场上强取豪夺,超越法律法规,我不得不说这是一支“老千”队伍的做大做强。

也许我说这些期庄是“老千”队伍的做大做强,你可能感到有些惊愕,我下面就展开来谈谈这个细节问题。

首先期货市场上的大量的交易量是做出来的,是伪造出来的,是假性的量,是一种“托”的行为。

我们现在看起来期货市场好像非常红火,很多品种主力月上的交易量都非常大,其实期货市场如果去除期庄的对倒行为,交易量至少要萎缩三分之二以上。

馨:没有对倒行为交易量会萎缩这么大?那么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的虚假交易量?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来管理这些问题呢?

古:你问的问题都非常好,其实对倒造成虚假交易量的问题,每个交易所都是心知肚明的,这些期庄对倒行为越严重,交易量就越膨胀,量大就能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前来投资,这就叫引君入瓮。交易量越大就显得商品市场繁荣,岂不知很多品种都是虚假的繁荣,举个例子来说,像浙江永安、国际期货、中粮等机构的席位上每天都有大量的对倒行为,而且这种行为在盘口上表现也非常露骨。

中粮的行为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例举他们的几个操作手法你就明白了,他们主要掌控着粮食期货品种,所以在大豆、豆粕、食用油和白糖等粮食类的投入比较大,在这么多的品种上,要想游猎投资者,让投资者能紧跟着自己的品种跑,最后再把他们歼灭掉,就必须要造成交易量庞大的假象,那么他们怎么做呢?

一种方法就是隔品种换手,我用食用油来说明这点,食用油目前有三个上市的品种,豆油、棕榈油、菜籽油,由于郑州的品种大家都避而远之,所以在郑州盘上市的菜籽油,炒作的人相对少一些,而其他两种食用油炒作的都非常厉害,豆油和棕榈油都是在大商所挂牌交易的。

由于豆油和棕榈油都属于食用油,所以涨跌时候,豆油和棕榈油涨跌的幅度基本差距不大,涨跌也基本同步,因此中粮每天就可以在两者间跳来跳去,比如中粮昨天是大手笔开空豆油的,那么今天就可以大幅度减仓豆油,把这些资金再空到棕榈油上,反复跳来跳去,实际资金并没有变化,但是这些钱却从豆油搬到棕榈油上,由于期货的增减仓都会计入交易量总量当中,所以这种交换次数越多,量能显示就越大,同时造成豆油和棕榈油两个品种的交易量不断攀升。用这样的手法,他们可以只用一笔不大的资金在各个品种间反复跳跃操作,从豆油到棕榈油,从大豆到豆粕,倒来倒去,在量上造假,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跟进。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直接在一个品种上对倒,多空双开,开多1000手,同时开空1000手,然后再对平,反复对开,反复对平,一天中左手打右手几十次,资金不多不少,但是交易量被急速放大,用这种办法反复在一个品种上炒作,实际该品种总体上没有什么增减仓,但是量能被高度地夸大。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和老千放托一样,就像以前街头玩“三张牌”骗局那样,用一群托吆喝着押宝,搞得很多人都在玩的样子,用“托”布局勾引其他人上当,期货上假性倒仓做量的目的和这点没有区别。

将投资者引进来后,他们就利用这种倒仓做量的方法在技术图形上做骗线,假突破,假跌破,误导投资者上当受骗,更严重的还不是这些,他们是在用倒仓的办法游猎期货市场投资者。

举个例子,如果期庄在自己对倒过程中,有投资者参与进来,比如中粮正在豆油上用200手做空和做多在7400元这个价位上反复对倒,一个做多的投资者进场开了10手多单,这样中粮手里的对倒单子就发生了变化,变成持有190手多单和200手空单,因为其中10手被其他投资者拦截了,此时它就马上可能突然变脸,瞬间打压价格,造成对手的短线损失,并且短时间内敢于造成大幅度的下跌,强迫对手平仓,以达到游猎投资者的目的,所以他们的倒仓做量如果仅仅是吸引投资者入场还有情可原,但实质上是在做圈套,开赌场,在坑杀投资者,大小牌,他们想出什么就是有什么,就如掷骰子,骰子是被庄家遥控的,对手永远难赢庄家。

小的散户进来,期庄就和你玩战术,譬如上面开10手多单的投资者,买卖并不算多,但是他一样要打你,要么短线急跳水,要么压制价格一段时间采取拖延战术让你迟迟不获利或亏损,只要投资者心态不稳,很快就会缴械投降,如果遇到资金较大的投资者,比如几百手、上千手的投资或某些企业的大单套保盘,他们就会把战术换成战略,展开中长期大幅度的杀跌和拉高手段,做法极其凶残,敢于破坏一切市场条件,伪造各种假象,利用中长期的上涨和下跌,采用巨幅波动直至消灭对手。之所以造假量的现象一直没有人来管理,是涉及到了种种利益环节,量做的越大,吸引投资者就越多,交易所收取的手续费就越多,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下,交易所不仅不制止这种虚假行为,暗中还是鼓励的

馨:买卖都是要收取手续费的,这种大量的造假连续的倒仓行为,不也要付出比较巨额的手续费吗?

古: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现在的期货管理存在很多漏洞,期货交易所的手续费用大多都是由各个交易所自我规定的,这种造假量的行为交易所都是鼓励的,要么是收取的手续费极低,要么是根本免交手续费,所以投资者与这些大资金的期庄来比,一起步就处于明显的劣势。期货交易所的手续费灵活性过大,就造成了这种造假现象的不断扩大,所以现在的证监会领导常常自夸期货交易量不断大增,这是很可笑的事情,期货市场的品种越来越多,投资者和投资额度有所增加是正常的,但是实际成交量到底是多少,减掉这些虚假的交易过程,中国期货市场的交易量立刻就会原形毕露,量能将会数倍的萎缩,所以造假既可以吸引投资者来投资,为交易所赢得利润,又可以让领导部门业绩显赫能升官发财,还可以让期庄寻找到猎物任意绞杀,因此造假行为日甚一日,令真正的投资者深恶痛绝。

馨:我刚才注意到你上面说的是期庄利用倒仓手法短期游猎对手的战术,但是你说的遇到大资金的对手,这些期庄就会采用各种战略,战略和战术不同点在哪里?这一点又表现在那些方面呢?

古: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显得更严重了,也是我们这个市场高度放纵投机现象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从期庄的战略形成的过程来看,可以充分说明国家政策已经被一些既得利益集团所操控,也充分说明我们监管的严重疏失。

其实这些例子很多,大豆问题的严重性很多学者都谈过,我也看过你的文章,你对大豆的问题也谈得比较多,这说明我们的市场中有很多学者还是清醒的,既然市场里有这么多清醒的人认识到这些问题,为什么政策和监管还是跟不上?是WTO规则的限制吗?显然不是,我再用白糖来举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搞期货投资的都知道中国去年的“白糖事件”,去年的中国白糖在世界商品价格大幅度上涨以及世界白糖价格平稳走高和维持基本稳定价格的前提下大幅度下跌,造成中国糖农和很多中小糖企损失惨重,这个事件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实“白糖事件”就是期货的非法恶性炒作造成的,也是中粮等期庄战略打击市场的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去年在白糖上有三家特大空头,中粮、河南万达,长城伟业,这三者几乎共同进退,联手操纵,在中短期买卖方向基本步调一致,打击投资者,这些操纵现象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关于这一点只要是做过白糖的投资者心中都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的。

由于2008年上半年世界经济发生了高通胀现象,几乎所有的商品都在大涨,有色金属和粮食等一路狂涨,但是在中国的期货品种中,有一个品种始终维持在低价不肯上涨,这就是郑交所的白糖。

白糖刚上市不久在2006年2月被爆炒到最高价6000多元/吨以后就一路下跌,跌到4000元附近开始了近1年多的箱体震荡,从长期的横盘均值来看,应该在3800元左右,也就说白糖在3700-3800的价格已经成为中长期合理的定价。

2008年世界通胀现象出现后,很多粮食类商品都纷纷创出历史新高,一路飙升,同时外盘白糖涨势也不断放大,但是中国白糖仅仅在2008年2月-3月瞬间拉高4800多元后,然后逆国际市场价格背道而驰,开始了大跌,造就了中国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一幕活脱脱的惨剧,这个惨剧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我们如今回头把这幕惨剧打开来看的话,就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大骗局,是中国期货市场里老千们的又一次大手笔,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丑恶,是中国百姓和企业的悲剧,是中国经济的悲哀。

我前面说过中国白糖的定位价由于均价在3700-3800左右,所以当时世界通胀的时候,白糖在4000元价格上有非常多的投资者去做多,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认为世界商品都在疯狂上涨,国外期市的白糖也在不断拉高,4000元买进白糖总可以赚一些,即使出现问题也不过回到3700左右,亏损毕竟还是有限,因此大量的投资者包括一些大户开始投机白糖做多,在这种情况下,中粮等开始联手大手笔做空,他们之所以敢于大手笔做空的原因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了大量的对手盘,只要有了大的猎物,他们就有了目标,就敢于开动一切卑劣的手段屠杀对手。

要想吃掉大鱼,用小战术耍小手段是没用的,比如用短线的急涨急跌,利用隔夜外盘的诱导造成价格跳涨跳跌等都不太适用,因为这些手段缺少大的杀伤力,为了吃掉大资金,他们就必然采取中长周期大幅度的涨跌来消灭对手,这样战略意图就强烈了,大战的序幕就拉开了。

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广泛开动舆论宣传造势,让舆论几乎一面倒的倾向期庄,再大量利用进出口贸易杠杆,掌握现货量,有了现货的掌控权,就有了价格的话语权,必要的时候他们甚至采用国家粮食政策来歼灭对手,另外必不可少的就是利用巨额资金强行哄抬和打压价格,将对手打爆仓出局,这就是投资者的悲哀,下面我讲一讲这些手段的利用过程。

去年白糖外盘都在涨,中国的白糖始终不涨,因此诱发了大量的做多盘,让这些大鳄找到了肥牛,于是他们开始大幅度做空,中粮、河南万达、长城伟业席位上的大资金明显联手巨资做空,只要市场有敢买的,他们就敢抛,在外盘不跌的情况下,他们从4800元,将白糖价格直接砸到4000元,4000元的时候投资者认为价位已经不高了,接着再买,中粮等再给你砸到3800元,然后市场上突然舆论一片空声四起,这些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大都是这些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的,从舆论媒体到国家有关部门,从糖业协会乃至到企业,都是中国糖产量严重过剩的言论,真的过剩那么严重吗?我们要在这里打个大大的问号,因为在这些高度夸大的舆论背后总有一些诚实的声音出现,他们不断表示中国市场的白糖并没有过剩到如此严重的程度,这点在今年已经得到很好的证明,世界糖价暴涨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果当时真的是中国白糖过剩比较严重,那过剩就过剩吧,在世界糖价很稳定的情况下,你把白糖价格从4800砸到3500元左右总不算高了吧,这些年的商品期货糖指数最低价不过在3200左右,3500大家总可以接着做多吧,但还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国内糖产量严重过剩还不足以砸低现货价格,所以还要大量进口古巴白糖,中国和古巴有政治上的考量,中国人买点古巴糖也就认了,那你中粮等把糖砸到3200点左右总可以了吧,产量再大,白糖从这些年最高点6000元左右一直跌到3200附近总应该给老百姓和糖企留条活路和喘气的机会吧,还不行,国内库存大、进口白糖多,还不够,为了强行打压价格又去大量进口印度白糖,这个时候中国人就彻底搞不懂了,各种舆论都讲中国白糖严重产能过剩,库存巨大无法销售,一面进口古巴等地白糖先不说,为何还要大批量地进口印度白糖呢?这就说明中国市场当时并没有舆论所言的那么多白糖,但是空头为了打击市场所以拼命进口白糖,恶砸中国糖市,在期货市场图暴利。

这是名副其实地恶炒市场事件,中国可以牺牲大豆利益与美国之间找贸易平衡,难道中国还要牺牲糖业和印度找什么贸易平衡吗?这显然是荒诞不经的,这显然是阴谋!

揭开这个事实真相背后,中粮等机构的黑暗面就昭然若揭,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些大鳄的凶残和卑劣,他们居然可以为恶炒期货,图谋暴利,而惨重打击一个产业和行业,造成中国糖市的惨剧。我想再大的老千恐怕也难搞倒一个产业吧,但是中粮这些机构是做得到的。

中粮等机构将白糖价格打到最近几年的最低点3200元左右的时候,很多企业包括糖业大佬都认为白糖的价格确实过低了,也纷纷建立多仓,因为他们都是常年在白糖第一线经营的人,他们知道中国的白糖虽然过剩,但是绝对没有市场夸大的那么严重,他们每天和农民和糖企打交道,他们对价格的高低应该总体把握还是准确的,所以在3200左右的低点上大量建立多单,但是中粮等机构这时候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为了消灭对手,哪里还有什么市场价格和标准,他们在国内库存本来就大的情况下,疯狂进口,彻底打垮国内市场,结果砸得白糖价格一落千丈,白糖指数最低时候被砸到2700多点,结果造成大量的投资者、套保企业损失惨重,大多数人都是因为爆仓而血本无归,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糖业遭受重大冲击,糖农和糖企都难以生存。

中粮这些国企本来应该说是国之“忠良”,国之“栋梁”,而现在情况恰恰相反,他们成了国之“硕鼠”,一个守护国家粮食安全的大型国企,居然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利在饕餮中国的粮食市场,从大豆到白糖等将中国一个个完整的产业链摧垮,这可谓劣迹斑斑,他们利用中国产业和行业的代价肥了自己,然后利用这些获得的利益去换取国家政策,他们获得的利益越大,国家给的政策就越多、越宽容,所以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就可以利用自己的业绩给自己的上峰捞足政治资本,彼此之间互相利用,而中国的产业却备受荼毒,在这样的大问题面前,中国领导所谈的产业调整等几乎都成了空谈,因为中国的产业正被这中粮这些拦路虎所残害,中小企业没有价格的定价权,在中粮这些国企的恶性炒作下,中小企业始终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又怎么可能发展呢?中国的中小型榨油企业和糖企这些年不就是很明显的例子嘛,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我想我就不必细谈了。

馨:听了你的解说再结合我自己的调查,期货市场上的很多问题让我唏嘘不已,普通投资者对这种现象无能为力,市场监管形同虚设,你认为这种情况如何才能改变呢?

古:监管这个问题看起来难,实际上并不难,监管不力其实就是政府的问题嘛,所以我们谈问题要实事求是,不要总绕开关键问题不敢谈出来,不解决核心问题中国资本市场就没有前途。

要让监管有力,就要让广大投资者的监督权介入到政府部门中,不能让我们监管资本市场的部门无问责、无监管,目前中国资本市场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出现在监管的问题上,监管之所以没有跟上,我想绝对不是能力不够的问题,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了这么多年,就是小学生慢慢学上十几年到如今早都大学毕业了,再蠢的人也应该学会如何监管资本市场中的问题了,但是中国资本市场中的问题为什么总得不到切实地解决呢?说到底还是名利问题,投资场是地地道道的名利场,能看破名利的人能有几个呢?在名利面前卑躬屈膝的人太多了,所以监管就跟不上,这是一个全社会都看得清楚的问题,但是敢把这些实事说出来的人不多,说真话的人少了,为人民做事的人当然就少了,为投资者做实事的人就更少了,这就是目前资本市场的实质现象。

改变这种现实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广大投资者为主体的问责体制,将广大投资者发现的重大问题及时传达到我们的监管部门,让监管部门对投资者关注的重点问题要及时作出回答,及时作出解释,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监管好市场。

馨:你说的这些情况都是去年发生的一些问题,今年国家反腐力度很强,包括胡士泰事件的影响也比较大,期货市场这些问题是不是得到有效地遏制了呢?你能不能用现在的例子来说明目前的市场情况?

古:我们并没有认为现在的市场有所改变,甚至这种恶性操作依然在恶化,这段时间钢材的恶性炒作就非常明显,又比如目前白糖上中粮、长城伟业等依然在操控市场,每天的买卖依然说明他们在明确地操控价格,这点从白糖每天成交排行就暴露无疑,他们大笔做多,白糖就必涨,他们大笔做空白糖就必跌,多空排行的前几名都是他们,真可谓多空通杀,大小通吃,可谓恶性不改。另外从豆油持仓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中粮又在搞白糖去年的套路,大手笔做空,恶性做空的路线又是一目了然,如果任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中国商品市场只能彻底沦为这些国内大鳄们的赌场。

过去我们总是讲错误应该防患于未然,现在是错误越来越大却没人管,这点让市场大多人士非常气愤,资本市场上的恶势力就这样被放纵和做大做强,强到可以控制国民经济的很多重要环节而依然无人管理,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了,中国难道是这样发展下去的吗?中国这样发展下去有出路吗?我心里这是打了大大的问号,我可以肯定地说,中国这样走下去一定没有出路,原因很简单,我们的农民和民族经济都完蛋了,这个国家能有出路吗?

馨:有些问题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中粮等机构总是大手笔做空很多商品呢?

古:其实这些问题你应该都清楚,中粮等机构有进出口权,他们从国外进口在国内卖出,只要有差价,他们就可以在国内市场大肆地抛空,所以他们是天然的空方,这句话是你文章中说过的,我完全认同;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做空比做多容易,我举个例子,比如豆油7400跌到7300,价格下跌了100元,他从7300接着再抛空的时候所用资金就是7300元,所以越抛价格越低,单手投入的保证金就越来越少,反之则不同,做多就要不断增加资金,所以在相同数额资金的投入下,做空比做多容易,做空比做多有优势,所以他们选择了有机会就做空的办法,但是长期地做空行为让中国市场深受其害,让农民和企业都无利可图,所以我们的大豆产业整体处于悲惨境地,生存条件十分惨淡,白糖等也是这样,锌也是这样等等,而这些背后都有中粮等机构操纵的身影。

这次“美国轮胎特保案”打击了中国轮胎制造业,其实中国最应该实行的反制措施就是大豆反倾销,但是为什么中国没有用大豆去反击美国呢?这点让很多学者和教授都感到莫名其妙,有的教授说大豆是防止美国贸易战的后续手段,其实说的不完全。

如果仔细看看中粮在大豆和豆粕乃至豆油上的巨幅空单我们就非常清楚了,一旦中国开启大豆反倾销,中粮在大豆类商品的空单就会损失巨大,中国反倾销大豆,国内大豆价格就要上涨,中粮的大笔做空大豆类的投资就会蒙受巨额损失,所以我们一旦开启大豆反倾销对中粮这种国企就是严重地打击,等于投鼠忌器,政府无奈,暂时不能用大豆反倾销,所以中粮等机构在很多方面等于阻碍了中国政策的反击手段,他们的作为让国策都束手束脚,难以施展。

在豆油一个品种上,中粮期货、中粮四海丰、中粮集团,仅三个中粮系就明明白白地做空豆油8-9万手以上,豆油每下跌100点,他们的利润就高达8000-9000万,所以他们在期货市场上经常每天一砸就是100点以上,多者每天都是下跌200-300点,从今年8月13日到9月14日,一个月的时间,豆油就从7800多最低跌到不足6800,每手获利近10000元,8万-9万手,账面获利8-9个亿,即使这个数字折半也有4-5亿元人民币左右,更不要说中粮还大笔地空着大豆和豆粕还有棕榈油、菜油等,在如此巨大的暴利面前,他们完全弃国家人民利益以不顾,已经完全沦为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鳄,放下一切面孔,张开血盆大口撕咬着我们的市场,所以中粮等机构的行为已经严重危害中国产业的改革和企业的发展,严重危害了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一个国企即可以左右政策,又可以利用政策,又拥有巨额资金,又可以肆无忌惮操纵市场价格,这样的期货市场还是公平的投资场吗?不是公平的投资场而是一个真赌场,而中粮等机构就是大老千,就是恶庄,在期货市场中扫荡中国的广大投资者和套保的企业,让广大投资者和企业蒙受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

交易量上做假,舆论上歪曲事实,利用进出口权控制现货,利用政策优势配合做多做空,大资金强行歼灭对手等,我活脱脱看到了一个超级大老千在中国资本市场中横行霸道,他们是借着搞活资本市场的名义在作恶多端,这些手段已经不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投资行为,而是恶性地操纵和肆意攻击市场的行为,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国家的法律法规,必须要制止这种情况的不断恶化,不然中国经济将走入错误的歧途,我们的国家不能为几个霸主强大,而让老百姓和大多数企业为他买单,养活了一只狼,倒下了一群羊,如果国家不为人民和弱势企业做主,那么这些弱势群体就会因为种种困难而走向社会的对立面,国家内部矛盾日益加深,还如何能建设好我们的和谐社会?

上一篇:中行原油宝惨案,让人后背发凉

下一篇:没有了

本站介绍赛马相关新闻信息,与其它任何第三方公司、组织、商标无关  |   地址:宁波  |  版权: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958201172  |  
Copyright ©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futures.video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